羊羊漾漾

斑:“柱间,来战”
柱间:“斑斑~撒下娇就陪你打~(≧㉨≦)”
斑:“……”
柱间:“斑斑~斑斑~”

泉奈:“扉间,我要吃丸子”
扉间:▼㉨▼“撒娇就去买”
泉奈:“(⊙㉨⊙)”你再也不是我的那个扉间了
扉间:“(ー㉨ー|||)”


带土:“卡卡西,我要吃红豆糕”
卡卡西:“带土撒娇的话,就买给你”
阿飞:“阿飞最喜欢前辈了~前辈要给阿飞买好多红豆糕哦~”

佐助:“吊车尾的,去给我好好工作的#”
鸣人:“佐助不撒娇,我都没劲工作的说”
佐助:“……”
佐助:“◟(░´㉨`░)◜”
鸣人:“Σ(๑º㉨º๑ )”





嘿,大家好,我是宇智波火叶,性别男,去世时15岁,这样说你们可能有点疑惑。
我现在的身份是执行者,也就是故居的保护者,其实故居有那两位大人的保护没人敢找麻烦,应该是非常闲的(可是为什么)执行者说好听点是保护者,其实就是调节矛盾防止有人闹事(其实就是打),在说白点,其实就是找个最能打的,只要敢找事就往死里打直到愿意和对家亲亲热热

故居是死去的宇智波和千手去往黄泉的必经路,执念过深的选择留在这里等待执念消失,因为那两

位大人的存在,这里的人可以每月去现世三天看望放不下的人,等执念消除也就去黄泉转世了,保护者可以随时去现世,这样一想是不是很好,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,

可为什么死对头千手也和我们住在一起,身为宇智波族长的长子和千手的仇恨是不用说的,我就是被千手杀死的,
宇智波和千手几百年的仇恨也不是说放下就放下,也因为这样他们两天一小架,三天一大架,好不容易有时间了,两家的长老又闹了起来,我打都打不过来更没有时间去现世看我可爱的弟弟们,
为什么我不辞职不干?这件事是这样,
当我被杀死后刚醒来就被沐告知[火叶现在是最强的,所以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保护者了]哦,对了,沐是我幼年玩伴,八岁就死了,前任保护者是我爷爷,也就是我爸田岛的亲爹,我刚来就拉着他的老情人跑了,说我的万花筒能力正好是灵魂限制管他们正好,就这样我就成了那什么暴力执行者,可恶啊,

我现在在南贺川看望我可爱的弟弟们,和我一路的还有沐和一个黑白头,没错一个宇智波一个千手,按照往常这样的组队绝对会出乱子的,可是
那边的蘑菇头放开我弟弟☄ฺ(◣д◢)☄ฺ,还有那边的白毛收回你的手,我家弟弟的脸也是你能摸的,
[是柱间大哥和扉间哥]
[那个蘑菇头和那个白毛是你哥]
[啊,那是柱间大哥和扉间大哥才不是蘑菇头和白毛]
[好好好,是蘑菇哥和白毛哥]
[(。•ˇ‸ˇ•。)]
[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]
我:▼㉨▼#
今天的我心情很忧郁,可爱的弟弟们被拐走了,爹啊你在哪呢,你可爱的儿子又要被拐走了啊!又要被千手拐走了

又过了一天
[斑和那个蘑菇头感情很好呢~火叶][(▼㉨▼#)]
[啊!族长和千手族长一起出来了,真有默契呢(*^ω^*)]
[那个,是扉间哥和泉奈哥商量的了,才不是有默契呢]
[唉~泉奈哥,你可是被宇智波杀死的(*^ω^*)
[唉,虽虽然是这样,可我们都已经死了啊,而且他和扉间哥关系很好啊!所所以,]
[喂,你们两个说够了吗]我们出来可是有事的,不是让你们来聊天的,不知道为什么,宇智波火叶看着下面六个,边上两个深深觉得眼睛痛。
[有火叶/火叶哥在就好了(*^ω^*)]

想看四战全复活,鸣人和平行世界小时候的自己互换,佐助照顾他